發佈: 2014-03-13 09:27

  上個世紀50年代,在我國一個歷史文獻中記載了一支百餘人的神秘部隊,有部分史學家認為,它是中國境內的一支羅馬軍隊,在中國有一座羅馬城,但至今仍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軍隊排列成“魚鱗陣”

  問題是由《漢書陳湯月綳引起的》又書陳湯才勃中記載,在公元前36年的秋天,由西域都護甘延壽和副校尉陳湯率領的4萬漢朝軍隊,分兵兩路,在康居與匈奴邪支單于率領的軍隊短兵相接。書中寫道:“望見年于城上立五彩9幟,數百人披甲乘城,又出百余騎往來城下,步兵百餘人夾門魚鱗陣。”這“魚鱗陣”個字,引起了史學家們的極大興趣,因為在我國的歷史典籍中,關於“魚鱗陣”的記載只此一處。

 


古代陣法中的魚鱗陣

 

  學者們分析,要想把軍隊排列成“魚鱗陣”,需要高度的組織訓練並有相應的陣列條規來指導。這對於任何遊牧部落或其他未開化的民族來說,都是難以做到的。尤其像匈奴這樣的遊牧部落,打仗只是靠勇敢的精神,從未經過什麼嚴格訓練。而這支訓練有素、陣列周密的部隊到底是哪裡來的呢?有人分析它很可能是一支羅馬軍隊。

  1955年,英國牛津大學歷史學家德伯斯教授在一次演講中提出,中國人在康居城見到的士兵列于城門兩側的陣列,是典型的羅馬陣列—龜甲形攻城陣,這種陣列世界其他軍隊中都不曾有過。士兵使用的是長方形盾牌,盾牌的正面呈現圓凸狀,手持盾牌的士兵並肩站在一起,這種景象若用一個典型的中國平面繪畫者的眼光來看,跟魚鱗很相似。

  後來,他又以《古代中國的一座羅馬古城》為題,撰文寫道,當年甘延壽、陳湯在這次戰爭中斬邪支闊氏、太子、名王以下共1500人,生擒145人,降虜千餘人,並把這些人分配給了周圍參戰的15個小國。他說,生擒的145人就是布陣的“百餘人”,他們見到邪支人兵敗后,就停止了抵抗。他們被安置在一個特設的邊境城鎮中。這座中國境內的羅馬城,直到公元746年之前一直存在著。

  這支羅馬軍隊是怎麼來到東方的呢?

  澳大利亞歷史學家戴維

  哈瑞斯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深入研究。通過研究,他得出了與德伯斯相近的結論。據他掌握的材料,在公元前60年,羅馬的龐培因戰功受到了元老院的獎勵。可當他回到羅馬時,發現自己在政治上已沒有了地位,雖在表面上看他與愷撒和克拉蘇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但實際權力則掌握在后兩人手中。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