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 2014-03-13 09:26

  前不久,廣東省中山市××醫院張紅艷醫生在該院急診部遭遇了執業以來最尷尬的一幕:一名衣不蔽體的婦女和一隻寵物犬下體相連著被送到了面前。當醫護人員把病床推進手術室時,女病人臉上已毫無血色。無須講述,張紅艷已能猜出事情的來龍去脈。室內的空氣剎時間凝固,大家都屏住呼吸,默不作聲。張紅艷拿起一支吸滿麻醉藥的針筒,朝著驚慌失措的寵物犬身上扎了下去。

  沒有任何掙扎。幾分鐘后,熟睡的寵物犬被成功抱離病床。豆大的汗珠從張紅艷額上滾落下來。病人慢慢恢復平靜,張醫生心裡卻隱隱作痛起來:這個失衡的社會,還有多少女性在以同樣的方式解除著痛苦?

  張紅艷醫生遇到的其實是一樁轉型期中國農村婦女生理壓抑的極端例子。女病人住在小欖鎮,屬於剛剛洗腳上田的農民。五年前,丈夫在佛山打工時有了外遇,從此夫妻一直分居。兒子因為年幼,約定跟母親生活。

狗與女主人

       當天中午,實在奈不住寂寞的她再次與家中的寵物“情人”狗性交時,卻發生了“意外”。當她被狗卡住害得脫不了身時,已慌恐到無力拿起手機。恰好兒子由於下午休課,提前回到家裡,聽到媽媽的卧室傳來陣陣驚叫,才衝進去發現了她。

回到頂部